今天早上,代理律師(右)攙扶著聶樹斌的母親來到了山東高院 攝/法制晚報深度記者王南
  聶案複查審判長曾審薄熙來
  兩位律師上午到山東高院申請查閱聶案及王書金案卷宗法官今單獨會見聶母
  今天上午,《法制晚報》記者隨同聶樹斌案代理律師一同來到山東省高院。
  聶家重新委托李樹亭和陳光武兩位律師正式向山東省高院遞交材料並提出申請閱卷,包括聶樹斌案卷宗及王書金案卷宗。此前曾代理該案的楊金柱和劉博今律師相繼退出。上午,聶樹斌的母親張煥枝也來到山東省高院,就聶樹斌案複查表達訴求。
  此前,聶案原代理律師曾54次向河北高院申請閱卷均被拒絕。2014年12月12日晚,最高人民法院宣佈,指令由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複查備受關註的聶樹斌案。
  上午進展山東高院法官單獨會見聶母
  上午9時10分,張煥枝在李樹亭律師的陪同下來到山東高院,快步進入法院,未發一言。
  聶樹斌家屬的兩位代理律師李樹亭和陳光武今天正式向山東高院遞交材料,並提交閱卷申請,要求儘快閱卷。申請中除了聶樹斌案卷宗外,還包括對王書金案卷宗的閱卷申請。
  對於今天張煥枝來山東高院,陳光武表示,老人主要是想向法官瞭解複查進展,進行溝通,瞭解是否會再審等情況。
  11時,已經退出代理的楊金柱律師進入山東高院,10分鐘後走出。
  楊金柱告訴《法制晚報》記者,上午山東高院法官先單獨會見了聶樹斌的母親等親屬,兩位代理律師隨後才和法官會面。
  11時50分,記者撥通了陳光武律師的電話,瞭解到兩位律師還在和法院溝通,尚未開始閱卷。
  律師申請查閱聶案及王書金案卷宗
  2014年12月12日晚,最高法宣佈指令山東高院複查備受關註的聶樹斌案。
  12月15日,包括劉博今在內的3名原聶樹斌家屬代理律師,就前往山東高院遞交材料並提出閱卷申請。山東高院提出建議,由聶樹斌父母及姐姐共同委托兩名代理律師參與覆核程序。
  《法制晚報》記者採訪獲悉,聶樹斌家屬更換了代理律師,並最終確定為李樹亭和陳光武兩位律師。而15日曾赴山東高院申請閱卷的楊金柱和劉博今律師則相繼退出。
  今天8時40分,陳光武律師向法晚記者表示,律師更換不會影響團隊相關工作。“我目前最關心何時可閱卷。根據30年的刑辯經驗,案子有沒有問題,看完卷宗心裡就會有數。”
  陳光武說,他們申請提出看王書金案卷宗,“但法院方面是否同意,得看溝通情況。”
  陳光武律師同時透露,山東高院已經組成5人合議庭複查該案,審判長為薄熙來案二審合議庭成員。
  54次申請原律師申請閱卷54次均被拒絕
  2005年初,張煥枝得知“真凶”王書金出現後,開始了漫漫申訴的道路。
  2007年11月5日,最高法答覆張煥枝,申訴材料已轉至河北高院,聶案申訴由河北高院負責。隨後,張煥枝開始向河北省高院進行申訴。
  劉博今告訴法晚記者,2010年5月,當時在獲得聶樹斌家屬的授權後,他第一次申請閱卷,但被河北高院拒絕。“此後平均每周都會向河北省高院負責該案的法官打電話詢問。”
  2010年5月至2011年底,劉博今陪同聶樹斌的母親去河北省高院申請閱卷達8次。
  2011年3月,聶樹斌的母親打電話給劉博今稱,河北高院可能要啟動案件重審,於是劉博今又駕車到河北高院,但還是沒能拿到卷宗。
  “2012年至2013年底,我單獨或陪聶樹斌的母親去河北高院申請閱卷將近20餘次。2012年清明節,聶樹斌的母親給我打電話稱‘想兒子了’,我又陪她前往河北高院申請閱卷,詢問案件進展,均未果而返。”劉博今說。
  2013年3月4日下午,劉博今再次來到河北高院,詢問聶案情況。“辦案法官稱聶案目前仍在依法核查中。由於該案案情複雜,涉案證據材料較多,一些證據材料時間跨度大,對相關證人證言的核查比較複雜,核查工作雖已取得一定進展,但案件核查工作整體難度較大,仍需依法繼續核查。”
  “2014年春節過後,我繼續到河北高院申請閱卷,直至今年11月,又2次申請閱卷。這麼多年了,我親自前往河北高院或直接給主管案件的法官打電話申請閱卷,一共是54次,均未成功。”
  本報報道引關註後最高法指令複查
  今年11月24日,本報刊發《河北高院再次婉拒聶樹斌案閱卷請求》一文,其中聶樹斌時任代理律師劉博今稱,7年間曾先後54次申請閱卷均未成功。本篇文章引發社會各界對聶樹斌、王書金案的再度關註。
  隨後,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宣佈將對聶樹斌案進行異地複查。
  楊金柱:20名律師組成刑辯支持團隊
  據《法制晚報》記者瞭解,最高法宣佈複查聶樹斌案後,12月15日,聶家原代理律師劉博今、楊金柱和陳光武,就趕赴山東高院遞交相關材料,並提出閱卷申請。
  山東高院稱應由聶家親屬委托兩名律師參與覆核程序。
  當天下午,楊金柱律師發聲明自願退出,支持劉博今和陳光武兩位律師擔任代理人。聶家最終確定由李樹亭和陳光武作為代理律師。
  據瞭解,劉博今已經堅持無償代理聶案數年。對於聶家換律師,劉博今表示尊重聶家決定。“50多次申請閱卷未果,被媒體報道僅20多天后,最高法就做出了複查的決定,我的使命也算是完成了。退出並不等於遠離,我會繼續關註聶案複查進展,也願意隨時向同行們提供幫助。”
  楊金柱也向法晚記者表示,律師團隊工作不會受到影響,“我已經籌劃由20名著名刑辯律師組成的團隊,來為兩名受委托的代理律師提供支持。”
  專家說法律師閱卷平衡控辯雙方權利
  對於聶家代理律師不僅申請聶樹斌案閱卷,還申請王書金案的閱卷工作,中國政法大學刑事訴訟法學教授、刑事司法學院學術委員會主席洪道德告訴《法制晚報》記者,聶樹斌案件是屬於申訴後複查階段,從目前刑訴法及律師法的相關規定來看,申訴律師閱卷並沒有法律依據。
  此前,最高法審監庭負責人在接受新華社等媒體採訪時表示,根據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精神,複查過程中,聶樹斌近親屬可以委托律師申訴,律師可以查閱、摘抄、複製相關案卷材料。最高法責成山東高院根據複查工作進展情況通知律師閱卷,依法保障律師閱卷、提出代理申訴意見等訴訟權利。
  洪道德認為,最高法對法律條文擁有解釋權,審監庭負責人表示可以根據相關規定精神查閱、摘抄、複製相關的案卷材料,是出於司法公開、公平、公正,平衡控辯雙方權利的原則。
  律師查閱王書金案於法無據
  “律師申請查閱王書金案,這根本不可能。在訴訟過程中,律師只能就本案進行閱卷,除非兩案案情相關。但根據現有兩案判決來看,王書金案生成時間晚於聶樹斌案多年,且王書金案未被二審法院認定為聶案真凶,王書金案和聶樹斌案毫無訴訟關係。”洪道德說。
  洪道德認為,聶案律師申請查閱王書金案卷材料,沒有法律依據。
  “即使是山東高院複查法官想要調取王書金案卷宗,都要向最高法申請,而且這種情況最高法多數不會同意,因為這是兩個不同的案件。”洪道德解釋,目前,王書金案在死刑覆核階段,案卷在最高法,因此要由最高法協調調閱。
  案件回放
  1994年8月5日
  河北省石家莊市西郊孔寨村附近發生一起強姦殺人案。
  1994年10月1日,聶樹斌被刑事拘留。因被認定是凶手,河北石家莊青年聶樹斌被執行死刑。
  2005年1月
  河北省廣平縣人王書金在河南被警方抓獲。他供述曾強姦多名婦女並殺死四人,其中包括“1994年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姦殺案”。而這起案件的“凶手”聶樹斌已經在10年前伏法。
  2007年3月12日
  河北邯鄲中院一審判處王書金死刑。王書金不服上訴,理由之一是“檢方未起訴他在石家莊西郊玉米地的一起姦殺案”。
  2007年11月5日
  最高法將聶家的申訴材料函轉至河北高院,但聶家律師要求閱卷50餘次均被拒絕。
  2013年9月27日
  王書金故意殺人強姦上訴案二審宣判。河北高院認為:1994年石家莊西郊強姦、故意殺人案不是王書金所為,裁定駁回上訴人王書金上訴,維持一審判決。
  此後,王書金案進入死刑覆核程序。《法制晚報》記者瞭解到,最高法死刑覆核小組曾提訊王書金,並問及聶案。2014年12月12日
  最高法指令山東高院對“聶樹斌案”進行複查。
  欄目統籌/朱順忠本版文/深度記者王南杜雯雯記者王曉飛
 
創作者介紹

美國名校代辦

hm24hmtov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